制作人员介绍 | 采访导演
采访导演

动画片这种表现手法,不仅孩子们比较容易接受而且我们的想法通过动画来传达也是比较容易的。希望我们的想法通过≪JAPAN,Our Homeland≫可以传达给更多的人。

继≪NITABOH≫之后WAO又推出第二部作品,请问WAO的动画片是在什么样的创作理念上进行制作的?

我经营私塾事业已经有30年了,通过孩子们的升学、毕业后的发展方向等各种各样的咨询谈话,自然而然地就接触到了孩子们的内心世界。目前感受最深的就是现代的孩子们的对事物的感动之心和对他人的感激之情日渐淡薄。如何解决这种现状,我认为应该有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在这种想法下,我们WAO开始致力于音乐会、音乐剧及电影上映等这些可以丰富孩子感情世界的活动,并且作为延伸,我们把自己对孩子们的寄托和期望融入到我们的动画片制作中,这也就是`WAO动画制作的最基本的出发点。

例如,最近,为他人着想、对于自己的所得应怀有一种感谢之情等等,都开始变得很淡薄。在以前人们想都无法想象的事件现在却开始频频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我认为这和孩子们的心灵问题有着直接联系。

作为动画片这种表现手法,不仅孩子们比较容易接受而且我们的想法通过动画来传达也比较容易。轻松愉快地欣赏动画的同时也可以使自己内心世界变得充实,这就是我们WAO一直所追求的寓教于乐,娱乐型教育。娱乐(entertainment)与教育(education)的结合就是edutainment这个词语,而通过动画是比较容易实现这两个词语的结合。并且不仅仅是孩子,包括大人在内全家都可以欣赏的动画片,我就是在这个视点上进行动画制作的,并且这也是我的追求目标。

≪JAPAN, Our Homeland≫ 的背景被设为昭和31年的东京的平民区,选择这个时代背景的理由是什么?

本作品虽属虚构,但是故事情节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根据我的童年时代改变的。例如,昭和31年我正好是中学1年,故事的背景舞台也是我成长的地方东京深川的木场,并且当是有一名转校女生,虽然并不是电影中的女生,但是后来和同年级的同学一起海水浴时不幸身亡的事情却是事实。

但是,将“昭和31年”设为故事背景的原因不仅仅如此,这还有着更深刻的含义。在这一年日本实现了加盟国联重返国际舞台,并且在≪经济白皮书≫中也同时讴歌了日本已经脱离战后,由此日本开始全方位发展经济。也就是说,“昭和31年”是日本人价值观的开始发生重大转变的一年。

但是,从那时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在日本人追求物质财富生活的过程中,日本人曾拥有过的“精神财富”、日本的独特文化传统这些重要物质正在逐渐地遗失。作为本次作品的重要主题童谣也包含在其中,已经很久不被孩子们哼唱的童谣也正被人们所遗忘。让我们重新审视自己的遗忘吧。这就是我们融入这部作品的寄托与期望。

另外我还为这部作品赋予了另一个主题,那就是通过作品中的两个人物的死,我想强调“怀念的珍贵”。死于战争又或者死于和平年代的事故,虽然是完全不同方式的死,但是两个人却都活在怀念他们的人的心中,这就是“心灵的纽带”。我衷心地希望孩子们借这一情节对“我的生命”及“他的生命”进行一次深深地、深深地思索。

在≪NITABOH≫中是津轻三味线,而≪JAPAN, Our Homeland≫的主题又是童谣,电影中重视音乐的理由是什么?

精彩的画面和故事,再加上精彩的音乐,就更能够吸引住孩子们的心。音乐能够震撼人的心灵,这也是最主要的理由。
并且,本次电影的另一个主题是“再次确认日本的美好”。津轻三味线也是如此,日本的童谣最近在海外受到很高的评价,所以我希望通过电影可以让日本人再次认识到童谣的价值。
能够得到新垣勉先生和KOKIA及杉并合唱团等合唱团的鼎力协助,我非常有自信对于本次作品,音乐方面比上部作品完成度更高。

最后,请问未来有什么计划?

本公司马上就要迎来创业30周年,作为30周年的纪念活动我们将在全国各地举行“庆封镜上映会”并招待本公司的会员及相关人士。
面向普通观众的影院上映,计划在今年的秋冬之间开始。其后,恐怕可能会是2007年以后,我们考虑将和≪NITABOH≫一样,举行全国范围的“宣传上映会”。并且,也将和≪NITABOH≫一样积极地参加海外的各大电影节,也要重视由教育活动和≪NITABOH≫的上映而建立起来的地区间的关系网。通过这个关系网,争取让更多的人来看≪JAPAN, Our Homeland≫,希望我们的寄托与期望能够传达给更多的人。